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戒治所內之心理治療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08-09
  • 資料點閱次數:2475

目前各戒治所曾施行之團體或個別之諮商輔導治療之方案整理如下:

一、鄭安雄(2004)曾以台北戒治所受戒治人為調查對象,自行統計該所受戒治人之再犯率資料。該自行統計結果顯示,經過社工員或臨床心理師的個別或團體專業處遇後之再犯率為12.89%,低於台北戒治所之整體再犯率(26.6%)與全國戒治所之再犯率(43.9%),因而推論心理社會方面之專業介入對於降低毒品再犯率,應有其實質功能。

二、江振亨在「認知行為團體療法對濫用藥物者輔導成效之研究」研究結果顯示,認知行為團體療法能增進實驗組受試者的理性信念與內在抑制力,尤其是在改善認知扭曲、消極逃避、心理成癮等非理性信念及對於增進自我控制、自律、道德觀、延宕需求尋求等有顯著的立即與追蹤治療效果。此外,對於受試者的自我支持、自重感、心理健康具有立即性的實驗效果,其追蹤輔導效果雖未達顯著,但在人際支持方面卻產生追蹤效果,基於上述結果,肯定本研究所採行的認知行為團體處遇,對藥物濫用者的戒治巳產生顯著的效果。

三、李思賢在「某戒治所海洛因戒治者之認知治療成效評估」中指出,本研究在於評估北部某男子監獄中海洛因濫用者接受認知治療之初步效果。共收取90位同意參與者,同時進行初次的衡鑑,再依據參與者抽籤結果隨機分配45位受試者到實驗組及控制組,最後形成12個團體,每個團體為8±2人,其中6個團體為實驗組,心理治療共為期六週,每週一次。參加者在團體中接受技能訓練、辨識高危險情境、及發展策略來因應。結果顯示:相較於控制組,認知治療對於實驗組在生活適應及未來接受毒品的治療意願上達到顯著,同時結果也發現,認知治療與組間前後測對於海洛因渴望、增加生活適應、增加接受治療的意願、降低毒品帶來的困擾、及緩和心理困擾的向度上有顯著的交互作用。

四、李俊珍於「現實治療團體對藥物濫用者之自我控制自我概念自我效能之輔導成效研究」中,以某戒治所之受戒治人為對象,徵求自願參加團體之受戒治人,分為實驗組43名及控制組43名。實驗組接受每週一次,每次兩小時,共八次之現實團體治療,控制組則是接受戒治所輔導課程輔導。兩組在進行團體前、後,以及團體結束後一個月,分別接受自我控制、自我概念、自我效能之效果評量,結果顯示學業工作自我概念在立即輔導具有顯著差異,戒治控制觀念總分、內在控制及心理自我概念在長期輔導具有顯著差異,內在控制在長期無擾期具有顯著差異。

五、楊瀚焜於「自我肯定訓練對藥物濫用少年自我概念、自我肯定性影響之研究」,自我肯定訓練對實驗組藥物濫用少年自信心、坦白、對自己的價值系統與信念在前、後測的增進效果顯著優於控制組,亦即自我肯定訓練對增進實驗組成員自信心、坦白、對自己的價值系統與信念具有顯著性的立即正向影響效果。經六週後再測,自信心、坦白、對自己的價值系統與信念的延宕性效果亦達顯著。即自我肯定訓練對增進實驗組成員自信心、坦白及對自己的價值系統與信念之正向影響有持續性的效果。

六、蕭同仁於「現實治療團體對少年藥物濫用者處遇效果之研究」,以台中少年戒治所受戒治少年為對象,經現實治療團體處遇八週後進行後測,發現藥物濫用少年之自我評估、付諸行動、學習戒毒、生活規律與課程參與度具有立即性效果;在團體結束後四週後追蹤測量所得之長期處遇效果方面,僅承擔意願具有顯著成效,其餘皆未具顯著效果;另從實驗組成員回饋中得知,成員多覺團體對其有所助益,尤其在自我認同、戒毒想法、團體氣氛、戒治生活適應、戒治生活紀律與自我表達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善。

綜上所述,無論是採個別治療或是團體治療的方式,對於受戒治人均有時間長短不等的效果。

 

智能客服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