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溫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0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0-01-11
  • 資料點閱次數:88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2294、溫同學

  記得年少時,在一個寧靜的夜晚和朋友在河邊談心,說著說著,朋友突然從口袋拿出一包不明的白色粉末,加在香煙裡,我看到慢慢化為輕煙被朋友緩緩吸入體內之後,再長長的吐出,朋友的臉上彷彿被無盡的快樂壟罩著,而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把他手中的煙搶過來,如法泡製般吸食著他口中號稱的「海洛因」,我竟然也經歷到前所未有通體舒暢的感覺。 

  第一次使用海洛因之後我就深深著迷了,漸漸地我開始吃不下去,脾氣暴躁,什麼事情都做不來,也做不好,且極速暴瘦。起初的我還引以為傲,卻不知在家人眼中滿是擔心,有一天我們又在河堤使用海洛因,正樂在其中的時候被巡邏的員警發現,立刻被上銬帶回,做完筆錄立即移送。在製作筆錄時眼淚鼻涕直流,到了地檢時出庭應訊還是由法警扶著,被檢察官告知交保時,打電話請父母來保我,看見我的鬼樣子才知我染上毒品的惡習,父親氣得一個月不理我,而母親眼中全是不捨與痛心,苦口婆心得勸我把毒品給戒了,重新來過。

  但我卻把家人的希望與期盼放在腦後,而且毒癮越來越大,有一次我毒癮犯了,打電話給藥頭,告訴他:我已經沒有起初吸食海洛因的酥麻感了,他告訴我:有一種方法可以讓我又重新回到那種第一次的感覺,而且更強烈,問我要不要找他試一試,當時因為毒癮發作,想著將就將就,於似乎又將自己推向更渾惡的深淵,沒想到一樣的毒品放在煙裡與針筒裡會有如此大的差別,感覺會這麼的不一樣。家人看著我手上的針孔越來越密集,也越來越替我操心,時常勸我遠離毒品。然而迷失在毒品的我,當然一意孤行,終日追逐在毒海的快樂中。

  在後來經濟在家人完全的斷絕下,開始想辦法弄錢、買毒、求助友人、在友人的鼓舞下,開始騎上摩托車四處搶奪,一開始還很有原則,婦人、孕婦、老人都不下手,但隨著日子長久,毒癮越來越大、為了有錢買毒,什麼樣的人都搶,夜路走多了終會遇鬼,還是難逃法網,在一次毒癮發作時出門犯案時,被警方一舉逮捕,並被收押,直到我在看守所內毒癮退去,才發現自己做了種種壞事,傷透家人的心,真的萬分後悔,在收押直到執行,以前的那些所謂的朋友、兄弟,一次會客、一封信都不曾有過,而最關心我的家人,卻會客、書信從沒間斷過,包括移至台中戒治所也是如此。

  現在的我領悟只有家人對我們的不離不棄,他們正盼望著我浪子回頭,重新來過的那一天,而我如果人生能夠可以從來,絕不會因為那好奇心,拿起那隻香煙,而來讓我的家人難過失望、流淚。俗話說:人生絕無後悔藥,千金難買早知道。

智能客服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