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我給家人的一封信】-謝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57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9-04-24
  • 資料點閱次數:407

【我給家人的一封信】

9801、謝同學

數不清幾次重蹈覆轍的我,每當黑夜來臨,我都會回想起初到輔育院時,家人不計前嫌不放棄我的表情,而如今我卻再次親手毀掉他們對我的期望。

過年前的某一天,我突然收到大伯的來信,我興奮的將信打開,裡面有108元的郵票,一封信,還有一張2000元的匯票。當我將信攤開來,眼睛頓時一陣酸楚,因為信上的內容是這麼寫的,「簡單說兩句,對於你,我已經感到心寒了,一次又一次,肯定是改不了,這是給你買東西的費用,你好自為之。」當我讀完這句沉重的話語,眼淚立刻奪眶而出,有如湧泉,宣洩而下。

從小到大,大伯是家中唯一最看好我,也最照顧我的親人。因為爸媽離婚,父親又在監獄服刑,大伯幾乎把我當成兒子一樣看待。回到舍房後,我拿起紙筆,卻是毫無頭緒、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寫什麼內容。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我突然發現,我竟然動也不動的坐在椅子上發呆了4個小時。就寢後,那封信的一字一句仍浮現在我腦海裡,讓我徹夜輾轉難眠。

翌日,我仍故作堅強、和平常沒什麼兩樣,直到來自遠方的觀護人來找我訪談,我將收到大伯來信的經過,跟心中的無奈告訴她,我的故作堅強瞬間被瓦解,取而代之的是精神崩潰與嚎啕大哭。待眼淚停歇、情緒漸漸平和後,觀護人輕拍我的背,鼓勵著我說「有空就多寫信回去關心大伯,家人嘛,沒有隔夜仇的」。當下的我頓時豁然開朗,我應該要勇敢去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而不是一昧的逃避它。我應該好好跟家人溝通,縱使可能得不到半點回應,我還是必須用行動傳達心意。多虧觀護人那時的鼓勵,我才能重新鼓起勇氣、去面對自己的懦弱,所以當我回到舍房後,我立刻拿起筆來,將所有想跟大伯說的心裡話,快速的寫在紙上。我不懂如何賣弄文字技巧感動人,也不會用花俏的表達方式,我只是將我最由衷的話真誠的告訴大伯。

雖然迄今大伯仍未回應我,但我相信他一定能感受到我的歉意與感謝。我也始終認同「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這些日子以來,我時刻反省與檢討自己,也讓我理解大伯的辛勞與付出。親人的愛總是無私,也因著這份親情讓我了解家對我的重要性。倘若生命可以重來,我希望我能勇敢地向毒品說「不」,才不會辜負家人對我的期望。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