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過去現在未來】- 黃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72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3-01-24
  • 資料點閱次數:35

【過去現在未來】

新收舍 2407、黃同學

      過去的我,挺每一個朋友,因此也被利用、背叛過很多次。我所經歷的人心險惡、人性無情、人生無常、人情冷暖不在話下,至於逞兇鬥狠的場面,更是比拍電影還誇張,拿刀砍人或被砍,那就不用說了,我拿過槍、開過槍,還搶過四次槍,曾經自己在試槍的時候被流彈打到手背、曾經朋友在我旁邊操作槍枝時走火,子彈從我眼皮和眉心,劃出一絲傷口,曾經在搶槍的過程中,被子彈從頭皮擦過、曾經有人拿槍,指著我的頭,在扣下板機的時候,還好是顆無法擊發的啞彈、曾經我為了救一個小弟,喉嚨被劃出一道能看到氣管的傷口,傷口延伸到大動脈的血管壁表面,口鼻、喉嚨都在噴血時,還能自己走到醫院急診,當時醫生說:還好我的血管壁夠厚,不然就送太平間了;還曾經在自學製作炸藥炸彈的時候,拿自己的身體做測試,體驗火藥的威力,我當時是製作了1顆約一立方公大小的微型加壓炸彈,然後用大拇指和食指用力一捏,瞬間炸飛了這兩指的指甲,連手指都腫成原來的兩倍大。

      曾經的我跟死神擦身而過,至少十次以上,我是那種別人狠,我比他更狠、更不怕死的人,而我的人生轉捩點,應該是在自從上一趟在臺中監獄遇到宏緣法師開始,從那時我學習到自古以來,聖賢們一直都很重視的「人和」,例如儒家主張「以和為貴」、「和氣致祥」、「和顏悅色」、「和而不流」等等,佛門裡也常說「叢林已無事為興隆」,人和,才能無事,這些都是之前我在中監愛區唸佛班,當班長的時候,宏緣法師所教導,我也是從那個時候,因為法師的悉心帶領下,虔誠皈依,開始收斂起我的暴戾之心。

      此刻正在服刑的我,在經歷過人生的挫敗之後,就如同一隻受傷迷途的羔羊,佇立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徬徨的不知該朝哪個方向走,我不知道身在何處?能幫我撫平心中那道傷痕的人又在哪裡?能幫我療傷止痛、從失敗中重新找尋意義的人又在何處?這些人似乎都隨著時間一個、一個的離開消失、被吞噬了!他們為何離開?為何消失?為何被吞噬?起初我不知道,後來我已不敢想,經歷了許多事後,滿是傷痕的我,只剩朦朧模糊影子殘留在空氣中,朦朧加倍,模糊也加倍,惟有心中的問號依然清晰。

      當我想重新檢視自我努力爬起的時候,在四周刻意漆成白色的牆壁所圍繞的空間裡,我曾經認真的思考過,到底是什麼原因使我對未來感到迷惘,又或者是什麼因素,使我的腳步不敢向前踏出下一步,其實一路走來,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答案-是「恐懼」,是「害怕改變」。害怕踏進真實的人生時會受到傷害、、受到排擠、受到孤立,看著「回憶海」中漂浮的自己,摸著依稀刺痛的手指,依稀聽到心海中心甘情願承受的聲音,雙腳便不再猶豫。

      未來的命運不再是依附在回憶裡,而是存在自己前方,掌舵是為了調整前進的方向,在迷霧中靠著心中的羅盤指引,就不會不知所措而迷失方向,或許狂風暴雨,加上驚濤駭浪會激起不小的衝擊,但是只要面對它,就有克服它的機會,也就有雨過天青的一刻,需勇敢承受自己的人生中的一切,靠自己超越被界定的「受刑人」身份,才是唯一的方法。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