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人生最痛的遺憾-憶父親】- 朱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72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3-01-25
  • 資料點閱次數:34

【人生最痛的遺憾-憶父親】

戒治一班 8622、朱同學

      我最敬重、敬愛的爸爸,您已經離開人世兩年多,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承受,也不敢相信,總覺得您依然在另一個世界支持著我、看著我、陪伴我,但願這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自我有記憶以來,家中總是有股令人安心的氣息,這感覺來自於父親寬厚臂膀,有如父親的雙手能撐起整片天,記憶中,父親那扛著風雨、頂著烈日的背影,不管工作有多麼的勞累與疲憊,自始至終都不曾喊苦說累,只是問我吃飽了沒等關懷的話語,而我這四十幾年來從未對他說過一句「我愛你」,也不曾對他說過一句「您辛苦了」!到如今,這些在內心中想說卻未曾說出口的話,是對父親的虧欠,更是我心中最痛的遺憾。

      在我的人生中,父親的關愛與付出永遠無法衡量,因為一份無私的愛與付出,已超出一切,是沒有極限與無價的,而我,總是一次次的將這愛揮霍掉,一而再地讓老父親傷心,如今想把曾經捨棄的愛彌補回來,再也無法如願了,直到現在才真正體會「失去後才懂得珍惜」這句話,如果時間真能倒流,我願改變自己,不再讓父親操心,使自己的人生中不留下遺憾。

      記得有一次我因案而遭法院通緝,一個人在外面不敢回家,某天忽然接到父親打來的一通電話,當時他要我進監獄執行,當我還在徬徨掙扎時,父親的一句:難道你不怕老爸我等不到你回來嗎?當下,我便決定先回家看看父親,然後便入監執行,陪著老父親一陣話語之後,就在我背起行囊,欲踏入失去自由之地時,目送我離開的父親眼角掛著淚水,看著他逐漸佝僂的身影,我也隨之跟著鼻酸起來,一直到現在,我依舊忘不了父親的每一句關心、掛念與叮鈴,每每回憶起父親那逐漸增多的絲絲白髮,及歲月在他臉上留下點點斑駁,現如今留下的就只有內心深處的無限的遺憾和回憶。

      冰冷鐵窗悔思過     道道高牆憶當年

      月黑寒風澈心骨     身陷囹圄徒傷悲

      黑夜星光思鄉情     懷念父親淚滿襟。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