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我最難忘的人】- 郭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9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2-04-19
  • 資料點閱次數:124

【我最難忘的人】

戒治二班 8432、郭同學

   

      我外號叫阿柱,出生於臺中市大安區海墘里,我的家鄉就靠近大安海水浴場、在西濱公路旁。現在開始說我最難忘的人,那就是我的雙親了。小時候家中有四個兄弟姊妹,我排行老么,最大的哥哥還大我8歲,所以從小到大可以說都沒吃過苦,而且家裡又是做建築業的、綁鐵工程行,所以金錢物質方面不虞匱乏,而哥哥姊姊又大我那麼多,也都不管我,因此從小就對我疏於管教,養常我有很多壞習慣,現在回憶往事有太多的遺憾與愧疚,沒有盡到為人子應盡的孝道。

      時光無法倒轉,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的安分守己做人,從小就好好讀書,聽父母親的話好好學習,在父母親健康在世的時候好好孝順他們。古人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如今人生已近半百,才知後悔自己選擇的路是多麼的失敗與錯誤,也是已然來不及,人仍在這四方的城堡中,受勒戒與戒治。現今唯一能做的,就是靜下心來,改變自己的心境。我這一生經歷了幾次難忘的事情,民國110105日,那天清晨,我的老婆過世,留下1個兒子1個女兒,當時我真的措手不及,心想為什麼這些總是發生在我的生命當中,然而我在妻子過世的半年後,我才再次的接觸毒品,而連累了兒子跟女兒,現在被台中市政府安置在寄養家庭之中。他們也有寫信給我、寄照片來,我剛來勒戒,每天腦海裡都是以前的畫面,上天一次又一次的給我機會,可我,為什麼還是如此的執迷不悟,難道還會再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嗎?忐忑路毋通行,我像孤帆的船隻,失去方向四界走,茫霧中的驚恐,何時才會靠岸?人生中的路途充滿艱辛跟阻礙,為何咱的路總是選擇忐忑跟難走,如今再後悔錯誤,已經失去人生一半了,為何咱的命運永遠未有變化。這條黑暗忐忑的路何時才會動走煞,咁係,等入土那天才會是自己的解脫。可是我絕對不認命,吸毒人生如何去規劃生涯呢?前面至今的生涯規劃,都被地方檢察署、檢察官給規劃了,所以受處分的人每天每夜反覆的思考要如何向毒品說不呢?沒辦法徹底戒掉毒癮,要如何規劃出所後的生涯規劃?再幾個月就能向戒治所說聲掰掰了,我所規劃的就是先到我的親大哥那裡,安分守己、好好的工作,也讓自己有一個寄託、看能否將自己的心癮給戒除掉,這是我出所規劃的第一步,也是給自己下了一個戒毒的決心,一次又一次地給自己最後的機會,還是在戒治所寫心得,所以是不是很悲哀呢?,慌然的感覺就是一剎那間,但沒有慌然的時候又很孤單。毒品的恐怖是無孔不入的,所以我給自己下定決心,先前往大哥的公司學習綁鐵,把心癮的力量轉換到工作的力量,嘗試一下能否真正的反轉人生,不然老是被困在鐵牢裡的生活,那做人還有甚麼意思呢?我一定會向毒品說不,給自己一個堅持的決心與動力,這樣才不會讓在天上的父母親及妻子失望,最後就是安分的工作,快點把兒子女兒接回來自己的身邊,做個好父親,好好扶養兒女。總歸一句話就是腳踏實地,向前看就對啦!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