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王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8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2-02-13
  • 資料點閱次數:137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戒治一班 8234、王同學

       多少風雨與走過,當我輕攏歲月的面紗,鋪開記憶的畫卷,溫一盞歲月的溫香,往事在此刻全部襲上心頭。

       母親的呼喊聲,喚起睡眼惺忪的我,像隻被操控的木偶一般,急急忙忙地穿起制服,拎著一份溫暖的早餐,拖著蹣跚的腳步,邁向學校的路程。踏上田野間的小徑,呼吸著每一口青草香夾雜著稻香的空氣,步調不由得輕快了許多。一群嘻笑打鬧的小朋友。飛奔在充滿著花草的鄉間小路之中,迎著風,幻想著像隻輕快的飛鳥,遨遊於天際,自由自在。然而時光荏苒,猶如溪流般依舊任性地按著自己的步調,不疾不徐的流逝,人終將被時間的巨輪無情的輾壓。如果有如果,我想像小時候一樣,在放學的午後時光,等待父親的歸來,坐上他的偉士牌,與他去附近的市場,點上一碗炒麵外加一碗大腸豬血湯,淋上台中特有的東泉辣椒醬,重溫一下屬於我們父子倆的獨特滋味。如果有如果,我想在外面野了一天的時候,回到家吃上一盤專屬於我母親的拿手小菜,煎豆腐,加上兩大碗的白飯,然後與母親凝望著彼此,露出滿足的笑容。

       如果,如果,然而如果將成為回憶,當我踏上社會,面對人生的分岔路時,我選擇了一條佈滿荊棘與雜草的小徑,儘管刺得遍體鱗傷,我依然故我。當我接觸到了毒品的時候,我猶記得父親說了一句話,他說,慘了。走上這條路無法回頭了。而我卻像應驗了他的話語一般,一頭栽進了毒品這個無底深淵裡面。其中不乏有人想即時的伸出援手,要把我從這無底的深淵裡面拉出,而我卻無情地將他們一一撥開,讓自己越陷越深,越陷越深。如果有人問我,想戒嗎?我會肯定的跟他說,我想戒。我真的很想戒,我無時無刻都想戒!但即使僅剩雙手攀在懸崖邊緣,雙腳仍會試圖著找尋可供立足之地,可惜的是,人生總是不缺那些會讓你踩空的意外。在那段時間,我吃飯,但我不知道我吃進了什麼;我交談,我微笑,只有自己知道,臉孔背後,只有遍佈乾枯淚痕的臉頰。我生活,因為我必須。這樣的囹圄日子,日復一日。每天睡前我都希望這個夜晚可以很漫長,害怕面對天明,更害怕面對開始。那時候的我,並不曉得自己為何活著,認為自己再也沒有站起來的勇氣,每天盲目的生活,不知何去何從。我厭倦掙扎,討厭勉強自己好起來。每一天,我都為了活下去認真生存著。但我不知道,除了應該活下去,還有什麼該與不該。

       在第二次重獲自由之時,我認識了我的前妻,並生下了一個女兒。當時的我以為她們就是我的全部,但是人生真的會有一些令人椎心刺骨的遺憾發生,在一場意外當中,我的母親去到了天國,回到了主的懷抱。原來,痛到深處是哭不出眼淚的。我用毒品來麻痺失去母親的痛苦,但,卻換來了第三次牢獄之災。也換來了前妻對我的不信任,並選擇帶著女兒離我而去,至今尚無聯繫。我忍著心裡很痛很痛的思念,彷彿在她們的世界裡消失,而她們每個人都住在我心裡的世界。隨著時間漸漸地埋在一個很深很深的角落。當心被撩撥起漣漪,就與氾濫的淚水共度。

       我發現,其實這個世界上,每個人多多少少都帶著傷,都有過不去的關卡。但是大多時候,我們自以為沒有選擇,動彈不得,悲劇循環。但是,都是我們自己親手銬上腳鐐再丟掉鑰匙,並在身上劃出一道又一道的傷痕,在自我舔舐。以為自己再也飛不了、飛不動,卻沒發現是自己親手摺斷翅翼。悟及這些的剎那,我凝視倒影中的自己,默默無語。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想用細火慢熬的方法,用時間慢慢煮酒,讓時光緩慢一點,可以讓我有時間去分辨、判斷,細細品嘗人生如酒的烈、醇、香,去修補不該後悔的後悔。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想坐上父親的偉士牌,吃一碗母親煮的煎豆腐,牽著女兒的手第一次上小學。躲在教室轉角止不住眼淚的我,如果真的有如果,我想說,爸,上車,我載您,我們去市場走走,去吃屬於我們父子倆的滋味。

       如果有如果,我想說,媽,我找了好久,還是找不到屬於您煎豆腐的滋味。我下輩子還想再吃。如果有如果,我想跟女兒說,你的過去,爸爸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爸爸都會在。

       我愛您們,我的家人。也要對未來的我說,I don't wanna waste another day or night(我不想再糟蹋生命中剩餘的日子)。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