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吳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7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1-11-02
  • 資料點閱次數:33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戒治一班 8100、吳同學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會選擇一半的人生重來一遍,選擇好的一半留在生命中,不好的一半需要重新來過。人生好的地方太多了,尤其是生長在純樸的鄉下,不用過著勾心鬥角般的生活。在原生家庭中,雙親都是來自非常單純的務農人家,我喜歡這樣的生活,這樣天真、無憂無慮的成長。從小到大都是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況且也不會受到任何外在因素而改變了自己。直到年紀慢慢增長,人生中接觸的事物就越來越多。無論是人事物都開始注入在我人生的一環中,慢慢懂得在社會上立足的重要性。而我開始放棄學業,迫不急待,想快點進入這個繁榮又未知的圈子。

       剛踏入這個未知的社會,一開始很保守很懵懂無知的在這個社會起步行走。離鄉背井到北部時,讓我記憶最深的一首是林強的歌曲「我要來去台北打拼,聽人家說什麼好康都在那」,對,沒錯,什麼好康都在那,但卻沒唱什麼不好康或是龍潭虎穴之類的也在那。在台北生活了一段時間,也是我人生中一直想把後半段記憶砍斷的開始。如果人類在醫學上能進步到像電腦一樣,說存檔就存檔,說刪除就刪除,把好而有用的程式存在腦部,把人生中一直想抹掉的記憶刪除…那時的我接觸到更多的朋友,更多的事物,慢慢掉進一個未知又可怕的深淵,直到自己完全陷入,才知道自己已經來不及往回爬了。毒洞的深淵如此的可怕,讓人一踏入後想要往回走的機會變得非常渺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這樣一直惡性循環的在我人生中的後半輩子裡,不斷的來來去去,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對自己的未來在哪裡,完全沒了方向。因此就這樣度過了數年,直到第一次被警察抓了後,進入了勒戒所。當時在民國89年時,只要被查獲毒品而承認有吸毒的人,在24小時內一定會送往看守所,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親情的可貴,親情的重要。後來勒戒過了N年後,自己卻好了傷疤忘了痛,再度地走向深淵的入口,雖然往事是不堪回首的一幕,但在我個人的記憶卻留下永遠無法刪除的程式。如果沒有一開始的壞記憶、壞因子,今天的我可能會在社會上變成一個有用的人。

       雖然人生不可能重來,或是像電腦一樣,可以重新灌入新軟體,但能做自己腦袋的主控權,就盡量不要再點擊過往的頁面,讓時間慢慢地沖淡不好的記憶,這也使人生可以重新站在光明的燈光下,不用一直躲在社會陰暗的角落生活,能脫離毒害。

       雖然可能詞不達意,但提醒大家一句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