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寄給家人的一封信】- 蔡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7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1-11-02
  • 資料點閱次數:21

【寄給家人的一封信】

戒治二班 8246、蔡同學

       這篇內容不稱文章,亦非寫作,單純只是想寫給家人的一封信。之所以定名為此,只因它似乎需要一個名字,然而對我來說,它是一段刻骨銘心的幸福歷程,也是我內心深處的心情寫照。更是我一直深埋於心未曾說出的感激之情,如今我想用最引人入勝的方式向家人傳遞。沒錯,就是文字,文字可以寫下一閃即逝的回憶,文字可以為未來的憧憬埋下一顆顆種子。   

       暮然回首數十年,於這段歲月中我得到許多。我是一個隔代教養長大的孩子,父親在我2歲時因殺人被判了無期,母親離異,所以我沒見過生母,阿公阿嬤等於我的父母。因從小阿公阿嬤疼愛有加,演變成我的叛逆之心,在20歲第一次進監獄,這段時間父親已經出獄回家了,然而父親為了彌補過我過去的虧欠,幾乎對我有求必應,在我第一次進中監時共3年的時間,父親、阿公阿嬤不曾間斷地來會客,也都給我使用最好的用品,當時我只認為這是我該得到的,是他欠我的。出監之後更是不聽父親的苦口婆心,父親、阿公阿嬤直說這是條不歸路,但我還是我行我素,直到碰上毒品海洛因,家人沒放棄我,戒毒好幾次,直到被判了重罪,一切已來不及了。

       17年的刑期,父親、家人從沒放棄,還是一樣東奔西跑的為了我這個不孝兒的官司,四處問律師。這時我還不知道感謝父親的辛苦,還是會怨父親為何還是判這麼重,卻不知道當時父親為了我的官司,已經動用全部關係,才改判15年多,這時更不知道父親的肝已經出了問題。自始至終我連一句感謝的話也沒說過。現在想起來,父親滿滿的愛,和無後顧之憂的生活型態,家中的一切事務總是您一人辛苦付出,而您卻從不喊苦,此刻提筆我才驚覺自己有一種沉重的愧疚之感。又一次睜開雙眼,看到的冰冷鐵窗跟高牆,卻不是在父親身旁孝順您。每當黑夜來臨,那寂靜之感總讓我感到不安害怕,眼看同房都安然入睡,總唯獨我因思念父親而輾轉難眠。回憶它令人沉醉,而思念就像遠洋航班,我一再迷航。在我人生的上半場,因為毒品家人不曾放棄過我,從中監到北監無論颳風或大雨,家人總是每個月固定來會客,只為了那短短幾分鐘的時間。

       而如今我又因為毒品再次失去自由,家人還是不間斷地找時間來會客,萬幸我沒失去深愛且偉大的父親,因為前幾年的牢獄之災我已失去扶養我長大的阿公阿嬤,如今我已邁入不惑之年,歲月匆匆,還有多少可以恣意揮霍,在這備受約束的環境下,我的內心卻彷如翱翔天際的雄鷹,刻畫著重拾自由的藍圖美景,也許沒有家財萬貫,但我有雄心壯志。還記得家人第一次到北監,探監的第一句話就說,人生地不熟的異鄉生活,是否還能習慣自在。這一刻我終於明白,我不能再讓家人、父親傷心難過了。我要學會獨立,更懂事更成熟才對。在過去電話懇親時,每每打給家人、父親,電話那頭總是耳提面命告誡我,一個人在異鄉生活不容易,一定要吃飽睡好。千萬別冷到自己,有什麼事寫信回來說,或是身上的錢夠不夠用等話語。如今我只想對父親說,您這些日子以來的陪伴、付出,心血、勞力、關懷,種種恩情,我終其一生難以回報啊。父親,因為我知道有您在倚閭等候,我會努力追逐自由。父親,待孩兒登頂那天,我會以全新的自己,去解卸你們為我繫在樹上的黃絲帶,並且持之以恆地追求進步,每天小小的改變,還給你們一個全新的兒子。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