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我要對家人說的話】- 鐘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7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1-11-02
  • 資料點閱次數:14

【我要對家人說的話】

戒治二班 8052、鐘同學

       每個人都知道毒品是可怕的東西,但還是有很多人前仆後繼的往這個深淵裡跳,而我就是其中一位。回首那段吸毒的日子,每當雙眼睜開的時候,便開始為了吸食毒品而疲於奔命,久而久之便悖離親情而不顧,與朋友間的友誼也開始漸行漸遠,生活毫無目標,更遑論人生的理想與抱負。為了讓毒品能源源不絕地供自己吸食,在朋友的慫恿下,我開始鋌而走險,做起販毒的勾當。然而夜路走多了終究遇到檢警,我早已被檢調單位列為專案,由檢察官指揮帶隊逮捕,分案兩件,一、二級販賣,開始我的鐵窗生涯。

       如果要說我最思念的人是誰,那絕對是我的父親。自我懂事父母就離異,而父親身兼母職就一直辛苦勞累賺錢,讓我們兄弟都能平安長大,過更安逸的生活,記得那年921地震把爸爸的建築事業震垮了,父親為了我們這個家沒有被打敗,他重振自己,開始日也做、夜也拚,無怨無悔的為我們這些孩子付出,為的就是讓我們有個完整的家可住。終於在父親的努力下自己建屋,才讓我們兄弟生活更富裕,我們兄弟倆卻沒有學習到父親的精神,卻沉淪毒品中,又把父親一手建立的家整個拖垮。回想自己在外時,年少的叛逆讓自己踏上歧途,於今身陷囹圄中。人的一生中,往往是遭受逆境磨練時才能讓身心沉澱,進而對家庭社會與國家產生一份正能量,也可以為自己未來的歲月增加浴火重生的力量,為將來的人生許下美麗的願景。在人生道路上,態度決定一切,悔悟永遠不嫌晚,只嫌不能持之以恆、徹頭徹尾改頭換面。而佛法有云,得不到的及失去的並非我們人生最珍貴的,其實最珍貴的是現在我最想擁有的,在往後至少十多年鐵窗下,但它卻是最真實的。想著父親年事已高、如今已滿頭白髮,時常夜裡我的淚水莫名落下,這些年父親的身體佝僂早已不復當年了,更加彰顯我的不孝,多年來的無怨無悔,舟車勞頓的來看我。此時最讓我害怕的一件事,此次的刑期也算漫長,而父親的身體已經一天不如一天了,此時只能祈求上天,能保佑父親身體健康一切平安,儘管我的刑期漫長,您仍辛勞駐守在家倚肩而望,因為您始終相信這浪子總有一天會回頭。

       父親,對不起!孩兒讓您傷心了,雖然高牆阻隔我回家的路,但請您寬心勿憂。以前我總是無法體會父親對我的這份關愛,還覺得囉嗦,總覺得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基於這種錯誤的想法,才使自己在監獄之間進進出出,我真是後悔,至今才覺醒、覺悟。為了不再讓父親您失望,我將利用這次的刑期,努力戒除自己的惡習行為。俗云,寧願做浪子,也不願做憨仔。因為浪子懂得回頭,而憨子就傻傻的什麼也不會改變。父親,千言萬語道不盡我對您的思念,而我從未親口向您說我愛您。父親,這些年辛苦您了。

       回首過去,展望未來,或許人生的上半場因抉擇錯誤而誤入歧途,在囹圄中載浮載沉,浪費寶貴的人生徒增父親的煩惱。這終究是一條不歸路,儘管有生活的不確定,唯有改變自己,下定決心悔改才行。

       父親您的皺紋已經漸漸出現,歲月無情,匆匆數十載,父親的容顏依然純樸慈祥,想著您白髮多了,皺紋深了,但愧疚與心疼是我心中的痛,只願父親身體健康,一切平安。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