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戒治所:回首頁

:::

【思念下的我】-鄧同學 (刊於本所「心世界」季刊第61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10-04-28
  • 資料點閱次數:98

思念下的我

戒治一班  8166、鄧同學

 

    我的思念二字,代表的是恐懼與悲傷和淒美中的愉悅,思念阿思念!雖然只有短短的二個字,但其中包含的意義,甚為哀傷與淒涼,我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思念代表著分離,然隨著光陰逝去,其思念越深,雖然思念它只是一句很平淡的代名詞,但它又時時刻刻如影隨形,圍繞著我的思緒中,雖然人在戒治所,但往往會不由自主的憶起親人、故鄉和摯友,或許過去的我未曾想過家庭與鄉愁,孰不知思念二字,卻如利刃割據著我的心靈,竟然如此巨痛如萬針扎心,每當夜幕低垂,無緣由的腦海中就會飄蕩出親人的容顏,更讓我無法忘懷的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結婚,就在戒治所,因為這樣又增加思念兩個字,就像CD光碟片一樣,一直重複播放那首歌,不斷的播放親人的影像,尤其是我最擔憂的家母和老婆,家母高齡已有了,身體又不好;老婆因案通緝,而我只能在高牆下祈求家母、老婆平安無事。然自己只能夜夜擔憂,無法在旁陪伴及關懷,備感不幸,那段時間,讓我夜難眠,目無神,實如行屍走肉般的苦痛,每天都活在恐懼裡。直到懇親打電話回去,才讓我放下心中的大石頭。母親的身體已漸漸好轉,第二通我打給了父親,但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我的父親是刀子嘴、豆腐心,雖然他一接起電話就罵個不停,我的父親從沒對我說過好話,只會罵人,但能聽到他還有力氣罵人,我就很高興,至少父親身體是健康的。還好打完了電話,雙親都一切平安,身體也都有好轉。

    我在戒治所的這段時間,說真的,我學到了很多,在我來之前,看到很多同學抱怨東、抱怨西,講真的,剛開始我也是和同學一樣,但靜下來想一想:當你把抱怨化為思念,這樣一來,我們的怨念就不會那麼重,想爸媽、兒女、朋友或是自己的種種。我來戒治所時,讓我真的學到的就是忍和靜,我都盡量把自己放慢,無論做什麼都一樣,不急不躁,什麼事都別去強出頭,也別太多話,靜靜的學習自己,記得把我們的辱燥轉化為思念,把心中的思念轉化為忍,再轉化為靜,這樣我們才會體會到很多東西,在戒治所要學習到你想要的東西真的很難,因為你每天和同學聊天都離不開毒品,而這樣能讓你得到成長嗎?希望這邊文章能讓更多的同學學到成長。感謝所方給我這次投稿的機會。

智能客服
回頁首